欧仕达助听器
北京中心
公司介绍
专家团队
产品中心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新生儿失聪 护士喂奶闯的祸?

    发布时间:2018-08-30 08:59:23   来源:互联网   作者:欧仕达助听器北京中心

自从儿子小棋宇被送回东北老家后,李玉华几乎天天以泪洗面。儿子在北京时就三天两头生病,老家的医疗条件有限,儿子再生病能否得到及时的治疗?李玉华放心不下。

更让李玉华心寒的是,儿子的听力没有任何长进,即使在很近的地方喊他,他都没反应。李玉华害怕,儿子这辈子注定要残疾!

一个刚出生时健康的孩子在1个小时后经过抢救、重症监护后几乎变成了聋子,父母索赔步履维艰。日前,记者接到热线后对此案进行了采访,并目睹了一场医疗纠纷艰难的解决过程。

纠纷起因

孩子沉睡中被“强行喂奶”

2011年5月3日,30岁的李玉华到海淀区妇幼保健院住院生产,因为胆基酸偏高,医院建议她剖腹产。5月4日9时17分,李玉华剖腹产下5斤7两的儿子。

李玉华的丈夫杨洪波说,孩子出生时医院收集了脐带血,也采了足跟血,做了先天性遗传性疾病检查,证明是个完全健康的孩子。

“可9点50分左右,一个年轻的女护士来查房,要给孩子喂奶。护士把孩子的头压在我爱人乳头上吸,孩子在睡觉,根本不吸。过了一会儿,护士拿来一个装有奶粉的奶杯和引管,让我把奶引到孩子嘴里。孩子当时就呛奶了,喘不上气来。护士立即抱起孩子,往抢救室跑。”杨洪波回忆着那天的情景。

“孩子被送进重症监护室1个多小时后,医生说孩子得用药,药是进口的,两盒要1万多元。医生让我在一张单子上签字,意思是用药产生任何副作用,医院不担责任。”杨洪波说着眼圈红了。

听力筛查没通过 智商也偏低

之后,孩子便出现肺出血、带酸性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新生儿高血糖、颅内出血等症状,前后在重症监护室住了20多天,花费5万多元。因为支付不起住院费,5月29日,杨洪波夫妇把儿子接回了家。

回忆起儿子出院时的情景,李玉华流着泪说:“小胳膊瘦得皮包骨头,因为长期插管,胸口有个大坑,几乎和后背贴到一起了。”

海淀妇幼的医生说孩子的听力有问题。“我们又带他到同仁医院检查,专家说孩子的右耳听力很弱,左耳几乎没有听力。”专家说,杨洪波夫妇能做的就是多和孩子说话,等孩子满一周岁时再做检查。如果到时听力还是不行,就得配人工耳蜗。

孩子自从出院后就三天两头生病,因为长时间用药,孩子满口牙都是黑的,就像抽了一辈子烟的人的牙。孩子半岁时,智商才相当于3个月大的孩子。

医院始终没说法 法院9个月没开庭

“孩子出院后我去找院长,可找了三四回都不在。医务科由大夫轮流值班。他们把事情记下来,也没结果。”杨洪波说。

去年11月,杨洪波夫妇将海淀妇幼告上海淀法院,要求法院判令医院赔偿医药费共计46272.71元。法院很快立案。但至今已过去9个月,还没等来开庭通知。

他们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中润律师事务所吴明臣说,孩子一岁半时要做检查,如果听力不过关,就必须手术,可案子迟迟开不了庭,孩子实在是等不了了。

杨洪波说,今年4月,他们要求做医疗事故鉴定,但需要先摇号选择鉴定机构。他向法官表示要到摇号现场观看,可没几天就有个鉴定所给他打电话,让他交9100元鉴定费。

杨洪波表示不同意选择该机构,法院表示,那只能等重新摇号。这一下又过了近4个月,法院也并未通知何时再摇号。

院方说法

一连串专业术语 让记者一头雾水

为了解到纠纷双方的说法,记者联系了海淀妇幼。7月19日上午,该院业务副院长徐艳和儿科主任李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徐艳称,孩子一降生,医生对其分别进行了一分钟、五分钟和十分钟的评分,评分为10分,孩子刚出生时没发现异常。

护士将孩子抱到病房后,发现这个孩子的身体有点发紫,便考虑可能有低血糖的情况,如果是低血糖就要喂奶。而这个孩子的吸吮能力比别的孩子稍差,孩子母亲此时又没奶水,就让大人把引管和母亲的奶头一起放到孩子嘴里。

对于是否呛奶一事,徐艳说,因为孩子身体发青的情况没有好转,护士就把孩子抱到儿科了。但因家属坚持认为是呛奶了,所以医生给孩子做了检查,却没发现气管里有奶水,拍胸片也没发现其肺里有东西。

李瑛称,任何原发于肺部的疾病都可能造成肺出血,死亡率很高。杨洪波的孩子出生后两个半小时被送到新生儿科,诊断为新生儿湿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出生后四天出现肺出血。一连串的专业术语,听得记者一头雾水。

李瑛说,导致新生儿听力障碍的原因很多,母亲因素和孩子自身因素都有可能。患儿出现这种情况院方也很惋惜,但孩子目前的状况与医院没有医学上的关系。无论他们申请鉴定还是到法院,医院都会积极配合。

记者探访

孩子只会笑 说不出一个字

记者日前来到杨洪波夫妇位于昌平的家。屋子收拾得很干净,却看不到一张孩子的照片。

为了照顾孩子,李玉华辞掉了工作,只靠杨洪波每月5000多元的收入维持生活。如今,他们已欠下十多万元外债。今年4月,他俩把儿子送回黑龙江杨洪波父母家,因为李玉华必须得找份工作。

孩子的叔叔给孩子拍下视频发给他们。视频中,杨母抱着小棋宇不停地对着镜头说:“快叫妈妈!”可小孩只会笑,却说不出一个字。

李玉华特别注意观察儿子对声音的反应,只要大人在他侧面或后面叫他,他就完全没反应;只能是贴在他耳边大声嚷,他才会扭头看一眼。

专家说法

医疗事故鉴定对医院有利

中国卫生法学会理事万欣对记者说,在医患纠纷中,双方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等,是维权的最大障碍。主要体现在:患者不具有医疗知识,对于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以及是否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搞不清楚,无法及时掌握完整病历。

万欣介绍,目前北京市范围内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医疗事故率低于全国平均60%的水平,平均仅在20%左右(即仅有20%左右的医疗纠纷被鉴定为医疗事故),部分区县的医疗事故率甚至低于10%。总体而言,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对医疗机构比较有利。

发生医患纠纷

最好先经调解

万欣同时指出,虽然鉴定的医疗事故率比较低,但除了医疗事故外,医院存在医疗过错也是需要赔偿的,而在医疗鉴定中,医院被认定有过错是常有的事,因此在医疗纠纷中,对患者完全不赔的案例是少之又少的。

万欣说,如何保证鉴定结果公平公正?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从程序透明、人员资质、利害关系回避、出庭质证、错案问责等多方面着手解决。

目前,发生医疗纠纷后到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是个不错的办法。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坐落在西城区富国街2号。调解是免费的,而且调解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即便委托律师代理,收费也比诉讼阶段代理费低。

一般情况下,当事人材料提交齐全之日起45个工作日内就可结案,但调解需要双方都同意才行。如果调解不成,患方仍有权起诉。

记者手记

看到视频中小棋宇对着镜头时茫然的眼神和木讷的表情,很多人都会心痛。他才一岁多,还不知道如果将在一个几乎无声的世界里生活,将会怎样地恐惧和无助。

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海淀妇幼没有回避。徐艳副院长说,无论作为母亲还是医生,她都同样心痛;而杨洪波夫妇也最终选择了理性维权。在这起医患纠纷中,没有发生人们担忧的极端行为。

可立案已过了9个月,还没等来开庭的消息。医患纠纷直接关系着人的健康甚至生命,如果程序让人感到的是冰冷,那法律的尊严就会打折,毕竟和谐是需要大家来共同创造的一种氛围。

  • 联系我们
欧仕达听力科技北京中心
加盟咨询热线:4009180198
 分  站  网  址:bj.austar-hearing.com
地              址:厦门市湖里区高崎南十二路2号2层
  • 图片新闻
  • 最新文章